北京防沙第一关木兰围场每年多吸收55万吨二氧化碳

发布时间:2014-8-20 9:51:10浏览人次:

承德木兰围场距离北京直线距离不到200公里,与内蒙古高原浑善达克沙地南缘相接,属于极易被沙化的接坝林区。“最薄的地方只有十几厘米腐殖质层,下面就是白眼沙。”木兰林管局五道沟林场场长原民龙深知林场的任务艰巨。如果这儿阻挡不住浑善达克沙地的沙源,风沙就会一路南下侵蚀北京。从1963年开始,这个曾经的皇家猎苑,用50年的时间由最初的30万亩林地发展到现在的160万亩经营面积,有林地达到135万亩,森林覆盖率高达85%,成为北京东北方向阻挡风沙的重要绿色屏障。

为了更好地防风固沙,木兰围场抛弃了简单的“种树——砍树——再种树”模式,禁止森林皆伐(整片采伐),实行间伐、精细抚育目标树等措施,把整个木兰林管局的森林资源盘活。现在,木兰围场既有落叶松、红松、云杉等常规针叶树种,也有核桃楸、水曲柳、蒙古栎、紫椴、糠椴、五角枫等较珍稀的树种,复层多树种代替了以前的单层单一树种状况,既能更好地发挥生态屏障作用,又能提升经济价值,形成良性循环。

间伐保住防风固沙屏障

驱车来到林场,路上凡是没有植被的地方,风一吹就扬起沙尘。站在木兰林管局桃山林场的最北端石人梁,眼前就是内蒙古高原浑善达克沙地南缘。柏油路北侧是一片皆伐的林子,前年刚栽种的樟子松树苗在一片杂草中弱不禁风。不远处的浑善达克沙地现在看还有些草,等到冬春季节就白茫茫一片。石人梁的海拔是1500米左右,而北京只有三四百米,林场的脆弱植被一旦被破坏,漫漫黄沙就会顺风直达北京。

木兰人意识到皆伐不能解决问题,于是顶住经营压力,从2010年开始采取间伐措施,主动将河北省每年给的16万立方米蓄积量采伐任务减少了6万立方米。柏油路南侧就是实行间伐的300亩华北落叶松,高达24米,棵棵挺拔,已经有40多年了。木兰林管局副局长赵久宇表示,防风固沙还得靠这样的大林子。现在,整个木兰围场从查字林场到五道沟林场,沿线有100公里华北落叶松、油松等构筑的屏障。

多吸收55万吨二氧化碳

查字林场位于木兰围场的东南,只见棵棵华北落叶松以一定间距呈梯次排列,阳光直透林底,林下看不到杂乱的树木,也没有扎眼的“霸王树”。“如果按照以前的老办法,这些落叶松早就被伐掉了。”赵久宇告诉记者,过去落叶松到40年终伐期,就选一片长得最好的全部放倒。实际上,落叶松的寿命可以长到百年,40年伐掉径材非常细,无论是从防风固沙效果还是经济效益来看都非常可惜。

现在,当落叶松的胸径达到8到10厘米时,就开始选择具备大径材潜力的树木为目标树,每隔六七年就伐掉妨碍目标树生长的残次树木。这样,落叶松每年都比之前多长2.6厘米左右,等到目标树长到80年终伐期,就可以成为大径材储备。

由“砍大留小”变为“砍次留优”,由人工纯林向混交林过渡,由培育小径材向培育大中径材转变……这些措施使得木兰林场年蓄积增量达30万立方米以上,每年多吸收近54万9千吨二氧化碳,多释放48万6千吨氧气。

收藏(0)
点赞(0)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